騰訊企業郵箱經銷商:江蘇迅捷云信息技術有限公司-服務熱線:400-777-8957
 
 
全面迎戰To B:騰訊的宣言、布陣與挑戰
更新時間:2018-11-20 點擊:220

1月8日,烏鎮世界互聯網大會,在高瓴資本創始人兼CEO張磊的主持下,馬化騰和李彥宏進行了一場對話。

問題是從馬化騰日前在知乎上那個著名的提問開始的,張磊稱之為“劃時代的馬化騰猜想”——未來十年哪些基礎科學突破會影響互聯網科技產業?產業互聯網和消費互聯網融合創新,會帶來哪些改變?

今年的烏鎮互聯網大會,“產業互聯網”成了熱詞。馬化騰說,“現在BAT都看上了產業互聯網,我不知道為什么我一提完之后,好像大家都非常清晰了。”

而在2016年深圳IT領袖峰會上,馬化騰對To B業務還持遲疑態度。他提到,“中國的企業級移動應用服務市場,和國外比發展會慢很多。十年前就是三大目標之一,但是很失望,這個市場十多年過去了還是不容易做。”從行業價值來看,馬化騰稱,“我們更看重大網。企業市場做肯定做,但維度和量級不是一個層面上的”。

今天,無論是阿里巴巴發力“五新(新零售、新制造、新金融、新能源、新技術)”,百度All in AI,京東要做基礎設施,整個中國互聯網行業都處于一個劇烈的轉型期。數字化浪潮在掠過C端(個人與消費者)后,正在縱深向B端(企業、產業、政府)全面鋪開。

一個多月以來,騰訊組織架構的調整、成立云與智慧產業事業群(CSIG),全球合作伙伴大會確立未來20年戰略,以及騰訊20周年司慶、馬化騰對話員工,都向外界傳遞出明確的轉向To B的信號。在移動互聯網的上半場,騰訊憑借著10億以上流量,拿下了社交、支付、游戲等消費互聯網的眾多城池;未來20年,騰訊想為自己構建另一張網,即產業互聯網。

但騰訊有沒有To B基因這個問題,公司內外部看法不一。“互聯網下半場”這場仗,騰訊又準備怎么打呢?

組織變陣,收束To B出口

9月30日,騰訊宣布新一輪的戰略升級,重要動作之一是整合成立云與智慧產業事業群CSIG。CSIG以騰訊云為根基,整合了醫療、出行、教育等產業平臺,集中了騰訊在安全、AI、LBS等領域的技術力量,將重點聚焦在To B(企業)、To G(政府)業務上。

但是產業互聯網的實現,不僅僅是讓各個產業“上云”,而是要讓它們從供應、倉儲、物流、銷售、管理到其他各個業務流程,都完成數字化的轉型升級,從而變身為數字化、網絡化和智能化的智慧產業,實現生產力和生產方式的大幅提升。

騰訊調整后的組織架構

11月初的騰訊全球合作伙伴大會上,CSIG的排兵布陣得到初步展示,六位騰訊副總裁級高管均已就位。其中,鐘翔平、丁珂、邱躍鵬、姚星分別主管騰訊的出行、醫療、云以及AI,王慧星、林璟驊則負責金融+工業、智慧零售業務。

騰訊CSIG的總指揮湯道生表示,擁抱產業互聯網,騰訊至少會在這樣幾個方面展開行動:首先是深耕垂直行業,在智慧零售、醫療、教育、出行、制造、智慧城市等領域,扮演好“數字化助手”,具體來說,一方面,要打造出完整化、系統性的解決方案,提升數字化應用的便利性和操作性;另一方面,也要通過對行業的深度認知,成為合作伙伴的定制化“數字顧問”。下一步,推出“云啟計劃”,騰訊云的平臺能力將進一步強化,在未來三年內,分別從資本、資源、技術、能力落地和商機五個方面,與合作伙伴展開合作,共同推進產業互聯網的發展。另外,湯道生稱,還要圍繞AI、安全、音視頻與量子計算等領域建立的前沿技術實驗室,繼續深化對重點產業的支持與落地。

而To B的產品和服務更多是滿足傳統企業的需求,對“賽馬機制”的需求度已經大大降低。

騰訊需要有CSIG這樣一個統一的部門,來收束為企業服務的窗口。湯道生在接受采訪時說,“我們曾經有些客戶,從騰訊不同的團隊采購了不同的產品,每個產品團隊出一份合同,同一時間他可能會收到不同的合同,雖然這些事情不會經常發生,但這其實不是一個好的 TO B業務的方式。所以CSIG的成立,把團隊放到一起,我們能夠打通多個產品去考慮這些業務的流程,然后以一個界面去服務,也讓客戶更放心。”

騰訊高級執行副總裁、CSIG總裁湯道生

騰訊云副總裁謝岳峰告訴全天候科技:“組織架構調整以前,騰訊內部To B業務出口相對分散;調整完后,我們把這些能力出口統一了。我們會梳理內部能力的矩陣,對騰訊云、對客戶和對內部各個部門來講,大家都簡單明了。”

此外,騰訊也在對以前散落在各個BG的To B業務“合并同類項”。例如,騰訊自動駕駛、車聯、LBS位置服務、乘車碼等智慧出行業務被統一收編進CSIG。騰訊副總裁鐘翔平告訴全天候科技:“這次組織架構調整,我們希望面對不同的產業時,都會通過CSIG下面對應的接口對接。在汽車領域,車聯網和自動駕駛會統一出口,去完成和產業伙伴的合作。”

鐘翔平指出,在資源共享層面,騰訊沒有限制什么能用,什么不能用,“有一些共享公共服務,都可以去相互支持,這些資源更多的是根據自身業務方向的需要,跟各個組織部門去協作”。

在騰訊合作伙伴大會前的公開信中,馬化騰強調稱,希望未來在與客戶的合作中,騰訊的業務接口更加集中,合作規則更加清晰,資源能力更能形成合力。

值得注意的是,CSIG并未涵蓋所有騰訊的To B業務。例如,騰訊在ABC(AI、大數據、云)時代至關重要的AI能力仍分散在不同的BG,比如CSIG旗下的優圖,TEG(騰訊技術工程事業群)旗下的AI Lab,微信的AI團隊等。

騰訊另一項重要的To B業務企業微信,由于是基于微信對企業市場的延伸,與微信的聯系緊密,仍被歸置在自成生態的微信事業群(WXG)中。

此外,騰訊金融科技作為騰訊另一項戰略級業務,仍然被保留在企業發展事業群(CDG)。據一位CDG高管對全天候科技表示,金融之所以沒有變動,原因之一是金融科技被認為是兼具To B與To C屬性的業務;其次,在金融這個強監管的領域,騰訊仍將堅持過去的穩健策略,不會改變既有節奏。

騰訊To B的打法:C2B

在11月1日的騰訊全球合作伙伴大會上,湯道生談到:“產業互聯網不僅僅是To B、To G,歸根結底也是To C的。騰訊將利用服務C端用戶的經驗,幫助B端伙伴實現生產制造與消費服務的價值鏈打通,以獨特的C2B方式連接智能產業,服務產業,也服務于人。”

這揭示了騰訊產業互聯網的打法:C2B,即從消費互聯網到產業互聯網。

過去,騰訊服務了10億級的C端用戶,從社交、支付、小程序到游戲,馬化騰也在公開信中強調,騰訊“具有連接國內最豐富場景和互聯網產品的生態服務能力”。

謝岳峰對全天候科技解釋稱,騰訊過去20年服務QQ、微信、游戲、視頻、新聞網站,在騰訊擅長的To C場景下積累下來的技術能力是非常深厚的,而且很多是有通用性的,把它抽象出來之后能夠服務到其他相關的行業,比如AI、大數據能力。

“這些不只是騰訊需要,我們的底層架構、安全性、大規模并發,現在傳統行業的數字化轉型都有這樣的需求,我們就是把這些能力提煉出來形成一個To B的產品和服務,讓我們的客戶能夠不用再重新造輪子了,因為騰訊已經趟過這種坑了。”謝岳峰說。

換句話說,騰訊今天的To B業務依舊是產品驅動,把騰訊已經有的積累和所形成的服務能力進一步開放出來。對于更多的傳統企業,騰訊在流量和微信支付外,提供的是云服務和對應的行業解決方案。反過來,這也推動和促進了騰訊原有的消費互聯網業務。

企業微信產品部副總經理王宏巖以“數字廣東”項目舉例,騰訊開放了云計算、大數據、人工智能等技術。To G方面,在企業微信的基礎上做了一個政務微信版本,通過云后臺來支撐它打通整個政府內部所有的辦公流程和內部系統;To C方面,則是通過微信小程序“粵省事”來服務于市民,當地市民在小程序上完成身份認證后,可辦理近300項公共民生服務。

“數字廣東”是一個典型的騰訊獨有的智慧政務解決方案。騰訊發力To B的優勢在于C端用戶愿意在微信上花時間,并且在短期內沒有其他App可以代替。這是BAT中的另外兩家都不具備的優勢。

騰訊在選擇進入產業時,C端能力的釋放是一個重要的參考因素。但是在B端用戶方面的缺失,也在一定程度上制約了騰訊To B業務的發展。

阿里云成立初期,阿里服務的小B商家,以及萬網的50萬企業用戶(萬網曾為中國最大的域名虛擬主機提供商,后被阿里收購),成為了阿里云的第一批客戶。相比之下,起步較晚的騰訊云一開始就面臨客戶拓展的難題。

目前,騰訊云在游戲和視頻領域已達到行業第一,正在大力拓展金融、醫療、電商、旅游、移動應用、政務、在線教育等領域。有騰訊云的合作商家告訴全天候科技,在云服務上,客戶更關心騰訊帶來的流量和生態優勢,例如,微信小程序相關的公司基本都會選擇騰訊云。

而對于企業微信這個成立兩年多的新產品來說,初期其客戶大多來自兄弟部門騰訊企業郵箱和RTX(騰訊早在2003年便推出的企業級實時通信平臺)。

陣地戰的挑戰

早在一年前的騰訊員工大會上,騰訊總裁劉熾平就駁斥過“騰訊沒有To B基因”論。他說:“很多人說我們只有To C的基因,沒有To B的基因,我是不相信這個說法的,你看進化中的成功物種,不是一開始就有那種基因,都是演化出來的。”

在近期的采訪中,對于騰訊B端能力比較弱的說法,湯道生表示“不接受”。騰訊內部傾向于認為基因是不斷進化的,而騰訊是一個能夠不斷進化的組織。

To C注重產品體驗和通用性,無論是早期的QQ、微信還是后來的王者榮耀,騰訊的內部“賽馬機制”都為孵化出成功的產品創造了條件。

而To B則看重極致的服務。企業級需求多而雜,一方面需要一支能集中面向B端的團隊,另一方面也需要打破過去內部“賽馬”機制下帶來的數據、資源的阻隔,重新重視多部門的共享協作。

To B戰術上的發力點在于銷售體系和渠道建設。過去,騰訊習慣于“不下場”的精英式產品經理文化,但企業級市場干的都是臟活累活。

“生態是溝通出來的,自己干是干不了的。”王宏巖說,“To B市場,很多事要親力親為,要跟企業溝通,挖掘里面的亮點,回過頭來對產品進行打磨,盡量抽取里面共性的東西,變成開放的API。”他表示,騰訊有130多個開放的API接口,左手是一個標準化的產品,右手是豐富的開放的API,市場就找到了定制化的空間,可以幫助企業做各種各樣的定制化服務。

據騰訊云副總裁王帥介紹,騰訊在與合作伙伴下場實施的分工中需要堅持兩點標準:第一,行業第一個案例必須下??;第二,典型客戶案例必須下場。

據了解,騰訊在與永達汽車進行數字化的合作中,騰訊的同學在4S店待了幾天,找到他們到底哪些環節在用紙,“用紙就意味這著你沒有數字化,而且你很容易出問題,效率也無法提升”,王宏巖表示。

4S店整個線下流程的數字化,包括試乘、試駕的邀請直接發送到微信端,用戶拍照上傳可以預約;進店后可以識別出,誰來了,誰進場了,是哪個銷售去迎接;后面的流程還包括車型推薦,到最后下單、交付,整個流程實現數字化。

全天候科技了解到,從去年開始,騰訊內部開始大批引入曾在華為等公司任職過的大客戶銷售,騰訊云也在大力招募線下的銷售團隊,目前人數已經超過2000人。

大企業和政府需要定制化的系統開發和維護服務,從立項、預算、招標、實施、測試、試運行到正式上線,往往需要花費數月甚至更長的時間,也需要騰訊多個業務部門的協作。而對更多的小B客戶,騰訊提供的則是“流量+微信支付+小程序”的組合拳。

從馬化騰2013年提出“互聯網+”后,騰訊已經開始探索To B領域,涉足零售、醫療、汽車、旅游等產業。過去兩年,騰訊云業務保持著100%左右的增長,企業微信、公眾號、小程序、騰訊文檔、AI能力等也初具To B業務生態。

湯道生表示,騰訊之前的廣告業務同樣需要這些銷售體系,經歷了不同階段銷售體系的變化,從賣產品變成賣行業解決方案。不同的銷售要求不一樣,需要一個個去談。比如小餐廳客戶的需求,跟大企業的CEO 、CTO的需求就不一樣,所以需要理解業務的本質是什么。

“助手”,而非“賦能”

11月8日,烏鎮互聯網大會上,馬化騰對話李彥宏

烏鎮互聯網大會上,馬化騰回答張磊提問時,談到騰訊產業互聯網的“定位”:騰訊是不直接介入到商業,我們都不叫“賦能”,“賦能”還是太高調了,我們叫“助手”,助力傳統行業,我們在旁邊提供一些工具,提供一些幫助。

在此前的公開信中,馬化騰已經明確了自身對于“助手”的定位:騰訊并不是要到各行各業的跑道上去賽跑爭冠軍,而是要立足做好“助手”,幫助實體產業在各自的賽道上成長出更多的世界冠軍。

在騰訊合作伙伴大會上,負責騰訊云合作伙伴生態建設的謝岳峰從返傭收入、產品分成、服務收入三個層面,向代理商、集成商、咨詢伙伴等角色對收益機制進行了介紹。

謝岳峰在會后的采訪中對全天候科技表示:“我們希望參與到生態體系來的合作伙伴都受到尊重,我們也很多不斷在優化的游戲規則,比如商機報備,商機分發,服務下包這種流程和規則,來保證符合一個原則:誰出力,誰獲益。”

在謝岳峰看來,合作伙伴最看中的是騰訊開放共贏的態度和企業文化。過去,騰訊積累了比較深厚的能力,比如IaaS層的網絡架構、安全、大數據、人工智能,騰訊的優勢是這種通用型、底層的、標準化的技術,但騰訊也有明確的邊界,每個行業的業務流程、應用基本上是不碰的。

在與外界合作中,騰訊的形象一直是溫和的,不主導,不控制,到了產業互聯網時代也是如此。另一方面,外界也認為騰訊生態介入層面較淺,與合作伙伴尚未形成合力。

“騰訊不會限制合作方和阿里等公司合作,或要求站隊,你可以使用騰訊的產品和技術,但其他還要靠自己”。一位騰訊云的合作伙伴告訴全天候科技。

在全天候科技的采訪中,這種繼續開放合作、繼續做生態的策略被認為將會一以貫之。“把半條命交給合作伙伴,這是說真的,至于這個合作模式好還是不好,要由合作伙伴去判斷”,謝岳峰說。

在新一輪組織架構變革中,騰訊設立技術中臺定位的“騰訊技術委員會”,由CSIG總裁湯道生和TEG總裁盧山共同負責,通過內部分布式開源協同,加強基礎研發,打造具有騰訊特色的技術中臺等一系列措施,促成更多協作與創新。

騰訊在技術、內容等業務環節強化了中臺力量,對于外界關注的數據中臺,馬化騰也在近期的多個場合作出回應。他指出,對于騰訊來說,?;な荼卻蟯ㄊ莞又匾?。社交數據遠比其他平臺更加具有用戶個人隱私性,騰訊不會為了自身業務的需要,硬把用戶使用的不同產品場景去打通。

11月1日,騰訊披露騰訊云合作伙伴生態建設的最新成果:2018年整體渠道收入同比增長300%,合作伙伴數量實現翻倍增長。

正如謝岳峰對全天候科技說:“中國的產業互聯網不會一家獨大,或只有一兩個玩家。這是一個巨大的市場。”根據埃森哲披露的中國企業數字化轉型的報告,中國企業數字化轉型成功的企業比例只有7%。也就是說,中國企業數字化轉型剛剛進入一個慢慢加速的階段,尚沒有被一家公司完全收割。

雖然產業互聯網被認為是未來的現金流,To B服務的商業價值與市場潛力,并不弱于ToC服務。但對于騰訊來說,To B中短期仍是需要大量投入成本的業務。

“幸運的是,騰訊有足夠的資金和資源,支持孵化各個產業有價值的業務,支撐我們這個階段的投入。”湯道生說。

在騰訊合作伙伴大會前的公開信中,馬化騰稱,“在沒有產業互聯網支撐的消費互聯網,只會是一個空中樓閣。”曾經,將消費互聯網發展到極致的騰訊帝國市值一度高達4.5萬億港元。自今年1月以來,騰訊股價由最高點的475港元下跌至目前的274港元,市值蒸發逾40%。

最終,騰訊能否成功向產業互聯網轉型,并成為一個有堅實支撐的To B帝國?時間會給出答案。

 
江蘇迅捷云信息技術有限公司
蘇ICP備11066090號
400-777-8957
全國銷售服務熱線
產品優勢  |   新聞動態  |   客戶案例  |   聯系方式
返回頂部
{ganrao}